安吹,混乱善良,杂食,慎fo。称呼为带“川”的都可以。

《雷狮·暮冬重生》(一)有个爱搞事哥哥种是怎样的体验?

原作背景,主要是讲雷狮由认同身份到逃离皇宫的成长过程的事,很我流。

不谈恋爱,主角是雷(最主要),卡,安,安出场会晚一点。

私设如山。

会是一个挺长的长篇吧。

有太子雷出没,不过我的理解中他不是个多么酷炫帅智的角色(危险发言✘),请小心食用。

然后,殿下这称呼我就不讲究了……实在不知道咋弄。

感谢您肯接受以上继续阅读。那么,我们开始吧。




《雷狮·暮冬重生》

01.

“哇、哇!那个就是皇子殿下吧!一看就是非常好的男友胚子呢!你说是吧,梅莉?”红裙女孩兴奋地扒着栏杆,手臂伸进缝隙,指着庭院正中射箭的男孩儿——雷狮,激动高呼。

“唔……帅是帅啦,不过姐姐,你才几岁呀,就开始少女怀春犯花痴啦?”

“喂喂,对长辈说话就不能放尊重点吗?”

“拜~托~姐姐,我和你平辈的好吗?你别老犯这种常识性错误啊。”

“我哪有?”

“就刚刚——他,”蓝裙妹妹朝男孩的方向努努下巴,“他可不是皇子,他爸才是,算起来,他是皇孙才对。”

“他爷爷?那得多老……”

“对呀!所以说,雷皇和太——”梅莉打住了话头,一道冰冷阴恻的目光慑住了她,头戴红色高帽的皇家卫兵正站在她身后,投下高大的阴影。姐姐蕾蒂见势不妙,连忙拉着妹妹,一溜小跑拐进小道,嗖的一下,不见了。




正在上射手课程的雷狮当然听到了她们的闲言碎语,但这对他并没什么影响,箭矢依然稳稳地停在了靶心。由于身份高贵,他拥有偌大的练习场及一对一专门的射术师傅。不过那位老师因事暂离,现在这里只有他和前来换班的卫兵。(女孩们就是钻了换班的空子)

卫兵迈着正步走的他面前深深欠身:“非常抱歉雷狮殿下,是我们的失职,打扰了您的练习。”

此时的雷狮还没有未来那么狂傲张扬,对人的态度也稍显友善。他再次张弓瞄准,同时说:
“打扰倒谈不上……反正都是事实。不过你竟然就因为这个专门向我禀报,还挺郑重其事。老实说,我蛮意外的,你对其他人好像没这么毕恭毕敬吧。”

“这……”卫兵暗替自己捏一把汗。有那么明显吗?他思量一下,觉得也没什么好瞒的,就实话实说了。

“这当然是因为……殿下和他们不一样啊!你是……最特别的那个!”

雷狮闻言愣了一下,羽箭脱出,斜插进圆靶的边缘。他又从背后取出一支新箭,满弓出射,这一回是正中靶心。他瞄了眼卫兵,发觉他仍在原地维持着鞠躬的姿势,颇有不耐的下了逐客令:

“好了好了……快点回去吧,不然我不介意治你个擅离职守之罪。”

“是!”卫兵中气十足地应下,守在门口一动不动,活像尊雕塑。

雷狮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卫兵的话触动了他的心弦。他杂七杂八地想着一些事,宫里的人私下谈论他都爱用“天命的宠儿”。这不是空穴来风,除去高贵的身份,俊逸的相貌,强健的体魄,更重要的,是他的多个领域都天赋异禀。不论是数理文史还是射御书乐,科学宗教还是棋术绘画。他都凭借惊人的悟性,取得事半功倍的效用,夺得斐然荣誉。巧言令色的人常给他戴高帽,夸耀他是十全十美之人,是近于神的存在。

神当然和凡人不一样。

灰色羽毛的小鸟扑棱棱地扇动翅膀从树梢起飞,雷狮放下弯弓,视线跟随它到达外面的世界,街上人来人往,每一个都有意无意向他投来或艳羡或爱怜的目光。他扭头,看见玫瑰从边高悬的金色鸟笼,羽毛光鲜润泽的夜莺在其中沉眠。一个奇异却模糊的念头突然击中了他,一闪而逝,无法捕捉。夏日的风带来远山的群响,树叶漏下更多斑驳的阳光,深紫色的发轻抚他尚显稚嫩的脸庞。他抬起头,想象自己从高空俯瞰大地,越升越高、越升越高,直到规模宏大的皇城化作一粒尘埃,整个雷王星不过一颗沙砾。高塔塔顶的钟表,时针分秒不差地指向Ⅸ,大本钟响起十次低回的报时钟声,把他从遥想中拉回。他再次望向长街,透过象牙白的精致雕栏,他想,的确是不一样,还有些其他的什么……不一样。

“真不愧是雷狮殿下,”归来的射术老师忍不住惊叹,“又是环环满分。”

雷狮淡淡瞄他一眼,转过身,随手把弓丢给他。

“对。而且近来水准已经很稳定了。”

“所以我想……”他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是时候该辞退你了。”

太突然了,毫无预兆男人震惊地瞪大双眼,满满的不可思议:

“殿下……您认真的吗?”他求助地扫向靶墙,在发觉那一支射歪的箭矢时眼神忽的发亮,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欣喜,“你看,这不是还有一支吗?我能教您——”

雷狮扬扬手:“只是个意外,而且你已经没什么能教我了。”

“不过——”他促狭地眯起眼,在心里忍不住发出嗤笑,“你要是真那么热教育事业,为什么不把这份热度,像你的忠心一样,献给我亲爱的哥哥呢?”

男人触电般向后退了一步,他感到双腿发虚,几乎撑不住身体的重量。面前的这个男孩儿虽然年纪轻轻,散发的威压却堪比王座上的雄狮。可雷狮如何知道的?在他刚刚被选上成为雷狮的私人射术导师时,雷狮的大哥便利诱他拖慢课程进度,敷衍了事,或者直接将他引导向错误的路。这位嫡长子一直想向父亲证明自己,但他的弟弟始终把他压得死死的,长久的积怨让他毫不介意暗箭伤人——尽管多数时候并不高明。男人很明白这种感受,再加之那比的确庞大的财富,他妥协了。同时他也顺便担任“线人”,帮他揪揪雷狮的小辫儿。他不敢表现得太明显,每次只把话说一半掖一半,再增加自习课时。但雷狮实在太聪明了,总能敏锐地抓住关键,无师自通了很多东西,在技艺上,绝不比被精心调教的他大哥差。

雷狮清楚这件事很久了,卡米尔是位非常敏感优秀的侦查员,即使他未有要求,赤子般的忠诚也会驱使他查明一切不安定因素。卡米尔曾向他表明过自己的担心:

“麦格勒——大哥您的射术导师,虽然现在只敢搞一些小动作,满足某人脆弱的自尊与虚荣,但难保不会干出出格的事。您知道,您的大哥既自负又敏感,很有疯子的潜质,在他身边做事,早晚会被传染。”

雷狮只是自信地笑笑。

“卡米尔,你太高估他们了。‘某人’的确自负,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能力,表面上看与我势均力敌,但本质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的家伙。而且他虽然不聪明,却没蠢到没脑子。就现在而言,我和他根本没必要撕破脸皮,至于那些‘暗箭’,不痛不痒,无需去管,无非是三岁小孩的幼稚把戏。即使他真的发疯,凭我和你的能力,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跳梁小丑?”

麦格勒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皇室的恩怨自己根本不配掺和,他不过是个在弓箭上有些造诣的小民,和他们完全不在一个位面上。他暗庆幸自己竟然还有命活到现在,同时对创世神Creation的虔诚更添一分。




雷狮穿过精致复古的长廊,来到教室门口。皇室有自己的私家学院,专供贵族、富豪及一些特殊人物的子女上学。他推开门,发觉教室的氛围有些许诡异。当他瞟到他的座位上,一个人正翘着二郎腿,把腿伸在桌面上面露不悦时,他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人就是太闲了。

卡米尔没有雷狮那样的特殊待遇,他是同同学一起上的射术课。不过他对这不感兴趣,也没什么突出的天分,一下课便早早回来了。没多会儿他就看见一个人带着自己的几个小弟高调地冲进了教室,扫视一圈没发现目标,就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语气高傲而不屑:

“跟屁虫,雷狮在哪儿?”

卡米尔把围巾往上拉了拉,没马上回答,等那人不耐烦的马上就要揪自己的领子的时候,他才悠悠开口:

“靶场。殿下为什么不看课表?”

“谁知道是哪号?我有必要了解吗?”

“1。”卡米尔当然知道他只是在为自己辩解,雷狮的场号猜都猜的出来,“殿下要去找他吗?”

“凭什么要我亲自去找他?”他大大咧咧地在雷狮的位置坐下——椅背上搭着雷狮常穿的那件外套,凭这个他认了出来。

“你,”他挑挑手指,用命令的语气,“去把他叫来。”

卡米尔看着他眨眨眼,低头收拾桌上的课本。

“抱歉殿下,我还有事忙呢,请另觅人选吧。”

“卡米尔!”他提高音量,怒目而视。但最终以一声嘁声作结,“反正都下课,他早会回来。我就在这等着。”

他又给了卡米尔一个威胁的眼神:

“你胆子倒真是越来越大了。”

卡米尔压低帽檐挡住自己的眼,什么也没说。


“哟,这么回来的这么晚?该不会——”
被留堂了吧。
“——哈,别不好意思,哥哥我可以教你。”

看见雷狮回来,卡米尔低低喊了声大哥,不知是出于提醒还是致歉的目的。他用目光示意,雷狮了然,轻描淡写地回应了一句放心。

“哪敢这么劳烦大哥呢,”雷狮真觉得他脸上的微笑叫人作呕,但也正因如此,让他多了份嘲弄的兴致,“在路上被几个学妹缠住问题而已。想来当年刚入学的你也一定有这样的经历吧。”

全班响起低低的窃笑,他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是说自己身为学弟时一定死缠烂打着学姐问东问西。

“都给我闭嘴!”他喝斥到,周遭瞬间变得鸦雀无声。他甩了一记眼刀给雷狮,后者只耸了耸肩。

“你也就会点嘴皮子功夫。”

“随你喽,”雷狮敲敲课桌,“你不上课我还要上,这位置,你还打算占多久?”

“谁稀罕呐,”他抱臂起身,“我受累给你带个话儿,你还不准我坐会儿休息下?”

“哦?”

“父亲说——”

雷狮比出暂停的手势。

“干什么?”他皱眉。

“只是想确认一件事。”雷狮缓缓、缓缓地微眯起他的眼,紫罗兰花色的瞳孔里闪过一线血红的光。

“在我没来的时候,你没因为等得不耐烦,就迁怒谁吧?”

“什么意思,”他眉头皱得更紧了,“没有。”

卡米尔在雷狮投来的目光中摇了摇头。

雷狮放松下来,抬手示意他继续。

“他要你晚上八点去卡提图书馆内馆201室找他。”

卡提图书馆位于皇宫东北角。是雷皇星战地规模第二大、藏书最丰富的图书馆。外馆对全民开放,内馆则供权贵使用。一般而言,当这位父亲做出邀请自己的孩子在夜间前往内馆的举动时,表明他想和孩子好好聊一聊。既是表达关心,也是借此机会亲自栽培你。

雷狮挑了挑眉,虽说是很正常的事,但最近自己被邀请的次数的确有些频繁。这位年龄稍大的皇太子不是无事一身轻的闲人。在这件事上,也注重每一个孩子,不让孩子产生偏爱谁的感觉——然而,真意太容易透过刻意伪装被察觉,男人不适合说谎。雷狮联想到最近皇宫里隐秘的人事变动,总有一种山雨欲来之感。

“开心吧?得意吧?”他把雷狮的表情误读成一种快意,事实上,那是未知与冒险性给他带来的意图探究的趣味,那对他有着天生的吸引力。他略过雷狮,俯下身,在他耳边低语,“不过作为哥哥我要劝你一句……别恃宠而骄啊!我亲爱的雷狮!”

雷狮无奈地挤按了下鼻子……怎么说呢,他有时候真替他感到可悲的,本末倒置看不清局势又总拘泥于小节。雷狮冲他敷衍地摆摆手,想早点结束这场无聊的把戏。

不过,该玩儿的还是要玩儿——

“那我也送你一句话好了。”在他大哥踏出教室的那一瞬间,雷狮背对他仰起头,扭了扭脖子,“下周……是射术大赏,对吧?”

卡米尔敏锐地读出话语中挑衅的意味,他望向门口,果不其然看到他收回了半迈出的腿,回头睨视雷狮。

“可别再保留实力让着我了啊,一直赢,很没意思的。”雷狮对上他的目光,以游刃有余的轻松应对他的紧张。

门口的人攥紧了拳头,有那么一瞬间,愤怒的火焰几乎要把他自己燃烧,但他最终克制住自己,甩头愤然离去。

毫无悬念的胜利,雷狮想,毫无乐趣可言。

“大哥,这样好吗?”卡米尔凑上前来,看了下远去的人的背影,“回去后,他会发现自己的眼线被你辞退了。接连的挫败会让他对我们的敌意更深。”

“反正原来就没什么好脸色。让他更讨厌我们一些也无妨。而且这本来就是因他自己无能,我不过是把真相稍微赤裸的揭给他看而已,何况我都给他一个台阶下了,很给他面子了。”

“可……”

上课的铃声响起,执教政治的老师走进教室。卡米尔没再说什么。二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



这一节是政治课,年逾半百的男人手持教棍在黑板指指划划  。雷狮打了个哈欠,坦白说,政治是他最不喜欢的几门课之一。政治不过是政治家幼稚做作的把戏,而政治家们又只是一群只懂把话说的好听的乌合之众——不过,鉴于上次蓝星某国大选候选人间的唇舌骂战,他认为现在他们连唯一能勉强算作长处的长处也丢掉了。台上老师正在讲述国家间的契约关系,论证其作用,例如,促进合作、减少沟通成本、创造声誉以获得较弱国支持。

“国际契约相当于一个承诺工具,人为地制造了违约成本。以此相互制衡,达到互利共赢。”

“老师!”雷狮举手,“所以我可以认为‘契约本就是为了撕毁而存在’吗?”

窃窃私语在全班蔓延开。雷狮的发言往往如此,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老师并未理解他的意思。他能感觉到这位学生对政治课的厌恶情绪,所以下意识认为他在找茬。但无论是作为人师的职业道德还是雷狮的庞大背景,或是出于人的理性,他都不能选择无视,他问:

“何出此言,雷狮?”

“曾经有个疯子想统治宇宙。当时许多强国的为图安宁和平与他签订了契约,但最终难逃成为侵略目标的命运。”

“那只是个例,你也说了,那是个极端的疯子。”

“正因极端才更易从中窥见其普世性。这么说吧,老师……契约成立的前提是两国实力相近,但这种动态非合作博弈中,没有哪方可以维持自己的绝对地位,当某方失去制衡另一方的能力,契约就会毫不犹豫的被摒弃。”

“你的想法不错,但这并不是契约建立、存在的目的。”

“那你的意思是为了共同繁荣?”

“利益。”聊到这里老是忽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事实。这位男孩才13岁,自己讲国际契约,也只是一时兴起普及了下课外知识,但他却有这样独到的看法?他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

关键是,这样的言论背后究竟是年少轻狂的傲气,还是以深入了解人性后露骨刻薄的剖析。

“那,利益是什么?不过是满足自身私欲事物的抽象集合。既然建立是出于私欲毁灭也出于私欲,建立或撕毁契约又有何分别?或者,我可不可以这样认为,‘用契约来麻痹对方以其日后获取更大的利益’?”

老师一时陷入沉默,稍后,他开口:

“但是,雷狮,回到最初的问题,‘契约本就是为了撕毁存在’,这句话,是你跳出特殊节点作出的结论,但契约本身就具有时效性,建立之初,目的的确是合作,至于利益,也是建立在双方的合作之上,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雷狮也沉默了一会儿。

“我明白了。”

老狮莫名的长舒了一口气,像心里一块重石落地。

“那我换个说法,‘契约的命运即撕毁’。”

广播中传来泰蒙低沉悠远的歌声,下课铃响起。

老师只觉头疼的更厉害了,他走到雷狮身边,轻拍他的肩,叹了一口气。

“雷狮……国际政治,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永远别想试图去一刀斩断。他就像是一局棋(chess),我们——”

“一局棋?那就更棒了!”雷狮笑的恶劣,“还从没人能在这方面赢过我,您想试试吗,老师?”

他怔住了,雷狮的水平已经得到了FIDE的认证,他不可能赢。

“我比你更有话语权,你无法制衡住我。”

雷狮张开双臂,歪着头,微笑着宣扬自己的胜利。

“你看,我果然是对的。”







TBC.
下章会有雷与卡可爱的日常!

啊啊还有鄙人才疏学浅……有哪些东西错误的话……敬请指出!

评论 ( 7 )
热度 ( 76 )

© 逢十进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