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吹,混乱善良,杂食,慎fo。称呼为带“川”的都可以。

雷安/布安.殉道者

也许是魔法少女。安迷修和雷狮都是旧设。该说是布安?

超多的预(fei)警(hua)
1.这篇没有雷总。全是安和艾。
2.艾比小姐我一直很喜欢,也很喜欢她和安的互动,但不接受爱情,本篇可能会让某些洁癖爱好者感到不适。如果不能接受的话请不要阅读。
3.有恐怖元素的描写……?☜请小心阅读,除夕夜我竟然在搞这种恶心的东西真是画风清奇。
4.我的填坑速度,现在是极端慢滴。明年六月大概就,嗯☜自言自语
5.总之还是很我流了,以及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您要是都肯接受继续阅读下去可谓人非常好了,先夸夸。
6.祝大家除夕夜快乐!

《殉道者》
——————
一.喧嚣
———————

1.

地铁平稳地行驶,拉手前后轻微摇晃,女孩提了下肩包,食指滑动,手机屏幕刷新出新的微博界面,顶端显示的头像边金色的V字浮动,粉丝数赫然达到了4kw+。

“诶、诶诶诶!——”

突如其来的尖叫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女孩尴尬地捂上嘴,一只手竖起,连鞠了两躬。

他,怎么,就,有女票啦??!完全没有一点风声好伐??!一定是最近有什么他们的剧要播了,只是种宣传手段……只是种宣传手段对吧!

她点开图片,手指跟着缓冲图示一起划圈。

两个人并排坐在餐桌旁,两个人头靠在一起亲昵地合拍,两个人互相喂东西……

她再看一眼配字。

找到了我一直在找的人。

她的手微微颤抖。攥紧手机,高举右臂,作势就要砸掉它。保持这个姿势足有三秒的静默后,她最终泻了气,瘪着嘴点开了评论。对于那些言论她拼命点头以示赞同。

对啊!对啊!这个米蕾怎么配得上我的王子殿下呢!缺礼仪装清纯坑闺蜜她甚是都没有本艾比小姐十分之一的美丽!恺文啊恺文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给我们粉丝一个交代啊!!!

暗紫色粘稠的液体滴落。

女孩——艾比,忽的抬起头,摸了摸后颈,方才仿佛有针扎一般都疼痛。

“是……错觉吧。”

一道警觉的目光从前方投来,艾比短暂地捕捉到,与他对视。那人怵了下,很快扭过头去,装作无事发生。

“怪人……”艾比困惑地小声嘟囔着,“诶……难道说——是被我的美色震撼到了?!不行不行,离远点离远点!啊……对了,围巾!”

艾比把围巾转过一个弧度,提起垂挂下的部分甩上肩,高高地绕一圈,缩了缩脖子,下半张脸被完美地藏住。

呼……她吁了一口气,水雾扑在脸上,有点热。她轻轻笑起来,暗暗夸奖自己真是太聪明啦。

“诶,这么快就到啦?”艾比听见广播里亲切的女声报站,人群骚动起来,如蜂般涌向出口,她略显惊恐地望着那堆黑压压的人头,大脑飞速运转最终做出了把手机塞严实的决定,紧接着她就被密集的人流携持下车。



2.

哎呀呀呀……艾比烦躁地抓着两边的头发跺了跺脚,夕阳挂在远方的树梢上,橘黄色的光把匆匆而行的人影拉长。她左拐进入小巷,直走,从一位老爷爷的手推车上买了一个冰激凌甜筒,右拐,在书摊前蹲下免费看了一会儿漫画,再右拐,又颇有耐心地在店前排起世纪长龙的古茗里点了一杯奶茶三兄弟。坐在转椅上的艾比呼噜噜地朝奶茶里吹着泡泡,佯装不经意地瞥向对面的街角……

见鬼,那人怎么还在!

艾比抵着额头又一次陷入跳脚状态。现在可以肯定了……

那个棕毛杀马特就是个跟踪狂!

对,就是地铁上的那个怪人!

艾比小姐义愤填膺,奶茶杯被捏的死无全尸。

想吃姐我的豆腐,做梦!告诉你,奶茶店的小姐姐是我熟人!黑带!

仿佛已经得到胜利,她得意地哼着小曲儿,随手就把喝完的奶茶扔进了垃圾桶。时间在此刻拉长只见奶茶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然后

砰——

……可惜没扔进去。

艾比脸一下子黑了,不甘不愿恼火地惆怅地挪向了垃圾桶,给了它一脚,“喂,你不会接一接吗?”又给了奶茶一脚,“还有你,我在送你回家诶,真是……”她气鼓鼓地说道,一边弯下腰捡起奶茶杯子。

她碰到了。

呃?

一滴雨落入比镜面更平静的死水,血红的涟漪荡开。

“果然,我没有看错。”



3.

诡异扭曲的藤条恣意生长,暗紫色的针叶萃着恐怖的毒液。

男孩提起剑,拂过耳边的气流过于异常,仿佛从遥远的异世跨越万千光年而来。

盘虬着不断向外扩展的根须硬生生将大地崩裂,碎石横走,枝蔓刺破楼顶招牌砸落,灯闪灭,他们相互交错缠绕钩结连为一体,瞬间把空间锁死,艾比目瞪口呆地退到墙角,胆寒心悸,她感到自己的双腿在发麻,发软……一瞬间,所有人都不见了,转过头就迎上刻在枝条上恶心、狰狞的脸——黑色、凹陷、深渊般的眼框里空无一物,可它还能配合满是尖牙的嘴扬起眼角来笑,红色、黑色、波纹、菱形方块,像是变异了的脸谱,原本该是鼻子的地方被一个图案取代……奇怪,艾比有些哆嗦地抄着摸索到的扫帚,觉得图案有点眼熟,好像是……一个人?梨花头,蝴蝶发卡,深蓝色的眼睛还有……这是——

她看见她动了。

——米蕾!

她挥舞着爪子从画中逃了出来!她扑过来了!

快到无法反应。

她在笑她在哭她的头上子弹深深地嵌入头颅血好多好多连在一起网像网捆住无法呼吸风像刀一样好疼爸爸妈妈的笑容埃米和我抢遥控器饭已经好咯快来吃吧艾比又进步啦真厉害怪物怪物怪物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哐,哐、琅——

扫帚掉到地上。

不要不要不要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杀我?

“米蕾”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飞扑。

我——

她扑了个空。

我才——

弯腰躲过,捡起弱小可笑的武器,即便以卵击石,我也不会坐以待毙。

我才不想就这么死掉!

扫帚狠狠地砸在“米蕾”身上。

成功了?她露出欣喜的笑容,“米蕾”的形体消散了

——又重新聚拢!

距离飞速拉短,太近了,鼻尖对着鼻尖。

“米蕾”盯着她。

绝路。

你不是想变成我吗?

“什、什么?”

被我吃掉就好……

被我吃掉你就能马上变成我的一部分啦!

语速飞快,可即便在妖异狂乱的风中,字字句句依旧铭肌镂骨,从心底从灵魂深处响起恶魔的呓语无法抵抗,浑身上下皆如受到美杜莎的诅咒般无法动弹,癫狂的笑和尖利的女声偕同艾比的哭喊以及——

破风声一同响起。




4.

像废墟上的一隙天光。

“请别睁眼。如果可以,勿看,勿听,勿动,勿念。”

艾比心说这不是主观想做就能做到的吧,and to be honest,who 给你的自信 think I dare ?但总之,现在她算的上是一位尽量做到从善如流的乖孩子。只是仍会感知到一些被遗落的东西。

利剑撕开肉体的声音……藤蔓砸落在地上被踩碎的声音……腐烂的气味……凄厉哀嚎和哭喊……

这是怎么回事?他是谁?在这场觉知上异常漫长的战斗中艾比杂七杂八地想着,听声音,像是个很成熟温柔的人,还救了自己,很善良,很热心,也许是新晋男神的好选择。忽然她的心一紧,她听到衣料被利器撕裂的声音,男孩下意识抽了一口气,又迎上前去战斗。

“你……还好吗?”艾比关切地问,壮着胆子睁开了眼。不出所料,尸横遍野,满地狼藉,还有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白色花瓣,真是诡异。胃部在视神经接收到信息的一瞬立马痉挛、抽搐起来,呕吐、眩晕感汹涌而来,但她抬起头搜寻着男孩的身影。他正腾空在怪物的面门前,距离有些远,加上头脑浑噩,看不大清他的模样。

“我……我吗!唔,这个,呃,谢谢关心。”男孩明显愣了一下,回头看着艾比,我们把镜头拉近,就可以发现,他脸上泛起浅色的红晕。

“我没——”

藤条啪地抽过来。

“事……”

男孩给抽地上了。

不不不你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啊!

“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艾比试图起身,男孩用剑斩断攀附在脚上的藤条。“米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许许多多的骷髅头骨,拖着长长的漆黑的火尾漂移穿梭,下颚与上颚连接处在他们机械咬合时发出年久失修而锈迹斑斑的齿轮运行时的刺耳金属噪音。此刻它们捕捉到良机一股脑地冲撞上前,没有了肌肉的牵制,它们骨骼的咬合力反而更加强悍,连世界最凶恶的猛虎也无法与之匹敌。

“那个……这位小姐——!”橘黄色的剑被他不断挥砍在视觉上留下残影,冰蓝色的剑则被他高高抛起,贪婪的怪物们觊觎这份力量,渴望打败了它们的敬畏,藤条、骷髅、甚至根须都伸出了手,却被灼热的风吓破了胆,恼羞成怒,发起更加紧密进攻。

铺天盖地而来的,还有危险的针雨。




5.

“我叫艾比!”

艾比注视着冰蓝色的剑旋转着在空中划出一道类抛物线最后精准地插在自己身前。男孩分神瞧了下后边的情况,闻言一愣,意味复杂地回答:

“在下是安迷修。”

“请拿着这把剑——”他反手握剑,塌腰蓄力,眼见怪物们与他的距离越来越小,甚至要将他吞没,却忽有金光乍现,安迷修操着剑半旋、自慢而快地提拉,割裂坚韧的枝条、坚硬的骨骼,粘液和炸开的黑雾混在一起的图景叫人作呕,但安迷修没受影响,喷薄的剑气横扫万马千军,战场瞬间清空大片,唯有针雨是难以对付的

——仅限于热流。

他周身浮现出幽幽莹莹的光点,那柄冰蓝色的长剑感应到主人的力量剑身通体变得剔透,活水在其中奔涌。无形的气流产生了变化,艾比只觉四周温度骤降,胸口还产生了压迫感,甚至连呼吸也举步维艰。她记起安迷修的话,赶忙握住剑柄,不适感顷刻消失。于此同时,蓄势已久的高压爆发,像极了一枚火力强劲炸弹,飓风呼啸着将针雨悉数弹回,魔物们的形骸也都在将这场爆炸中化为乌有。



6.

请拿着这把剑,它将代我护您周全。

——这是安迷修想说的。

冷流能制造高压,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枚实打实的炸弹,虽然远程操纵有精准度和灵敏度的欠缺,但在这种战斗中,有威力就已经足够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它的高压是一个天然屏障,分一点心来供应元力并无大碍。

艾比小姐会很安全。安迷修悬着的心放下了,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他抬眼看向前方,“卵胎”已经暴露在自己眼前。

好,那么,接下来我只用专心对付那些簇拥在“卵胎”周围的残党余孽了。

不过他从刚刚就很想问了为什么这个爆炸离自己那么近呢你说是吧艾比小姐。

?

??

???

艾比正围着自己挥着剑熟练而不失风范,优雅而不显造作地开心地快活地追着小骷髅跑。

等一下。

我缓缓。

深呼吸,哈——

“艾比小姐?!您怎么,嗯?!”

残党余孽又少了几个。震死的。

“嘞嘞嘞你轻点姐会聋的!”艾比同情于自己可怜的耳膜,双手揉了揉耳朵,闭上一只眼表示不满然后趁机补了那个被吓坏了的小骷髅一刀。小骷髅二次吐魂一命呜呼。

“啊,抱歉抱歉!那个,我,在下……呃,在下只是以为……唔……哈哈……”安迷修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暗叫糟糕,见鬼的这什么毛病。

“你以为?”艾比愤愤不平地把剑插入地面,“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来气!虽说你救我我很感激,但你这二话不说就把剑丢给我让我上战场连个新手教程都不带什么意思欺负12岁少女很开心哈你良心不会痛的吗?!”

“这个,在下……!”

“你以为你以为,”艾比展开呆毛戳胸攻势,“你以为我天资聪颖出生就能跑落地就能打?你以为爸爸是游泳健将孩子就天生是一条人鱼?”

安迷修默默乖巧地忍受着,好了,这次是绯色的红了。

“还有啊,你,知道,这个蓝,这个冷色调,跟我的配色多么不搭吗?!”

安迷修无语凝噎。

“好了,”艾比甩手表示这么大个人儿还要自己给他做思想工作真令人烦躁,“姐呢,宽宏大量不跟你计较,我算算……刚刚我砍死了7只骷髅8条藤蔓,怎么样,是不是很厉害?”

安迷修看过去,只见她脑袋微微偏过一点弧度,自豪地摇了摇手里的剑,脸上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细碎的阳光透过破碎的结界洒在她脸上细细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几缕发丝从肩头滑落在风里飘啊飘……他想起了小王子的那朵玫瑰,又感觉自己好像正站在七年前四月的山峦上看花苗吐芽一样,太阳温温地照在身上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那当然啦,您是艾比小姐嘛。”安迷修眯眼笑起来。

艾比满意地点了点头,环顾杂乱的战场,问:“接下来该怎么做?”




7.

初次见面?

对,初次见面。

“恶不当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安迷修拿剑指着“卵胎”所在,低声喃喃,“否则,我为裁决,替天行道。”

他释放出灼热的气流攻击,受卵胎滋养的使魔受到了惊扰,藤蔓们结成可靠的屏障,紧紧贴着花苞样的卵胎生长,树根牢牢扎进地里。骷髅们扭过头,空荡荡的眼眶里竟然闪烁着红色的光,它们并没有直接攻来,反而围绕着卵胎上下浮动、悠悠转圈。

“它们是在……跳舞?”艾比腹诽这舞还真有够差劲的。

“吟唱,”安迷修说,“您都……记住了吗?”

“嘿你什么意思别小瞧人啊,”她抬起手臂在胸前顿了顿,“姐可是很强的!”

“好……”安迷修笑了下,冷流剑散发寒光,晃得艾比有些睁不开眼。她感到剑的形态正在变化,松开手,五指张开,剑逐渐缩小,被蓝白色的光芒笼罩,在双手之间的悬空。光芒在如同呼吸般规律的忽明忽暗中逐渐减弱,艾比盯着它,合拢了双掌,所有的锋芒、气息也都在此刻收敛。只有一层淡淡的雾笼罩在艾比身边。

“尽量贴着边缘走,要小心结界破碎的地方。”安迷修踢起一根枯死的枝丫,在热流腾起的火焰中焚烧成灰烬。安迷修挥剑,扬起一阵风,灰烬飘飘悠悠自艾比头顶洒落。

“Duc exercitum.”安迷修说,“危急的时候怀着虔诚念出它,冷流会带你逃离这里,回到现世。”

“ Duc exercitum. ”艾比跟着念了一遍,“好绕诶……什么意思?”

“请为我指引归途.”安迷修半眯着眼审视跳祭祀舞般的骷髅,森冷的气息又开始扩散开来,他把剑握得更紧了些,“准备好了吗?”

“开始吧!”

右腿后抻,蹲身,将重心压低,热流剑尖盘桓着旋转的气流。猛然踏地,强大的反作用力使安迷修如离弦之箭般飞出,骷髅们迅速凝聚,一个庞大于先前十倍的人脸出现在他面前,血肉模糊,好几处窟窿未被肌肉填补,骨骼仍暴露在外,而那些地方又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出满是锯齿的花,黑色的火尾化作暗金色的发突袭,被安迷修锋利的剑刃轻易斩断,手感却像是在砍枯枝。魔物愤怒地叫喊着,飞散的头发碎末拉伸回转,变成短箭射向安迷修的后背。安迷修破开密集的包围,火焰溯源焚烧着头发,引来惊声尖叫。借着一支飞箭,他在空中二段跳起,持剑划出多个圆弧,形成球体,将其上抛,甩向魔物。所有的箭都偏离了原来的轨迹,被强大的水平气压梯度力吸引,向上冲去,悉数刺入原主的身躯。迎着凄厉的嘶吼,安迷修把所有力量都集中在握剑的手上,直奔额心而去,电光火石后,他平稳落地,身后是被贯穿的头颅。

哀怨的悲鸣是其留给世界最后的遗言。

藤蔓根须感知到伙伴的消亡,暴怒得冲安迷修集火,安迷修剑指前方,平静地看着它们的赴死行为。

“去死吧怪物!”

它们尚未近身,便在这声怒喝中化为烟尘湮灭。

冰蓝色的长剑刺入卵胎,女孩嫌不够解气,还使劲儿旋了几个圈儿,搅得卵胎内里支离破碎得完完全全。

真是顺利!艾比想,是那个灰的作用?根本没有人——不,怪物来拦自己。

卵胎变成了一摊死水。艾比抬起头,世界又变成了她熟悉的模样,完全找不到破坏、战斗过的痕迹。只有手里的剑证明她方才经历的一切都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

她看向那个男孩,把剑还给他。他明显是累坏了,脸红到不行。他冲她鞠躬,腼腆地笑着:

“那个……咳,谢谢艾比小姐您的帮忙……在下……”

“嘿,是我该谢谢你啦,”艾比说,“话说回来你刚刚说自己叫什么……?”

安迷修抬起头略显慌乱地回答:“啊,在下是——”

“等一等!”艾比凑近——安迷修瞬间僵直——围着他转了一圈,又忽的后退几步打量他的背影,她倒吸一口气,恍然大悟。

“我我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个——”

安迷修欣喜地看着她。

“你不就是那个——”艾比皱眉闭眼努力思索。

安迷修期待地望着她。

艾比拍掌:“你不就是那个”

“对我就是——”安迷修笑起来。

“那个棕毛杀马特跟踪狂吗!”




8.

这大概就是命吧。




9.

“您想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安迷修和艾比一起坐在公交车候车亭的椅子上,对于艾比的问询,他显得很为难。

“组织上不让说?”艾比看着他,发觉他穿的衣服正是凹凸中学高中部的校服,竟然是自己的学长。

“不,也不是……”安迷修摇了摇头,片刻后,他妥协了,“其实……唉,就是有人存在的地方就有心魔,恶念聚集实体化为魔物,猎杀人类,践踏秩序,破坏安定。为了使这一切不发生,神会挑选出一些人成为‘肃清者’,保护这个世界的和平安定。像我,就是一位肃清者。”

“听起来是很烂大街的设定嘛!”艾比说,“你这跟什么魔法少女很像诶!那个什么《魔圆》就是这样的,不过我才看到第二集,后面我还没看下去,听说是个很治愈的故事呢!”

“啊哈哈……这个……”安迷修有些心虚,“确实是……挺治愈的吧……不过后面,那个……不大适合艾比小姐现在观看。”

“为什么啊?”

“就是……呃,就是……总之,有些深奥,长大后看获取的乐趣会更多一些……”

“真的?你不会是在瞧不起我吧?”艾比狐疑地打量他,都过了这么久他脸怎么还这么红,背后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在下怎么会有这样无礼的想法呢!”安迷修义正辞严,“相信我艾比小姐,请、请听取在下的建议!”

“ho……”艾比半信半疑,“那随便咯,反正我还有其他新番可以看,《魔卡樱》是时候该补起来了嘿!”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此告别吧,艾比小姐?”

“唔……”艾比拖着下巴想了下,“我能请你吃顿饭吗?”

“诶、诶!!!”安迷修略显窘迫,“这个……”

“怎么,连道谢都不许啊?”艾比有些恼火,“没流血没受伤所以是小case举手之劳道谢什么的就免了?水至清则无鱼!这——么无私,你把自己抬得很高嘛!很惹人的嫌的懂吗!圣人安迷修?这么叫你你是不是很开心?”

安迷修讪讪一笑。

“那好……艾比小姐想法是?”

“后天是周六,对吧?”艾比灿烂地笑着,“下午2:00,我在学校边上的派格牛排馆等你,我会和我老弟一起去,你也可以带上你的几个好朋友!怎么样,ok吗?”

“啊。”安迷修微笑着点了点头。




10.

头晕目眩。

安迷修扶着路边的一根栏杆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什么时候弄丢的?

地铁,冰淇淋摊,书摊边上的邮局,还是古茗对面的格子铺?

昏昏沉沉中他看见黄色的出租驶来,车前的指示牌写着“空车”。

他伸手拦下。

“请问,”他敲了敲车窗,司机把窗户摇下。半轮红日已经没入地平线,空气中的浮尘在一次次车辆的呼啸中翻涌乱流,天际的血云投射下刺眼的光,男孩的脸被映照地通红。

“请问,您知道这附近哪里有诊所吗?”

“诊所?最近的就是人民医院,”他指着不远处矗立的高楼,“看你气色不好,上来,叔给你打个八折。”

“那谢谢了。”他说得有气无力,合上车门,沉沉地睡过去。






————
TBC.
————

捏他了小圆和小樱。
我爱马猴烧酒!耶!

评论 ( 3 )
热度 ( 23 )

© 逢十进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