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吹,混乱善良,杂食,慎fo。称呼为带“川”的都可以。

原创.七夜堇

“七夜堇死掉了。”白对红说。

“那是什么?”坐在悬崖上,两只脚伸在外面不断晃荡的红问,她抬起头看夜空,星星闪烁着私语着,没有月、云和风。

“一朵花,就种在门前的花坛里,红不知道吗?”

“白的花坛里有玫瑰、铃兰、小猫小兔和金鱼,很多很多,红又怎么会知道七夜堇呢?”

“才不是白的错呢,”白说,“七夜堇是很美的花,他开放的时候,流岚和虹霓都会为之驻足,前天是他开花的日子,全世界的精灵们都聚集过来啦,我以为那么大动静,红会知道的。”

“红没那么闲啦,我要去找白的心嘛,”红说,“不过,听白这么讲,忽略掉她的我,真的很差劲呢,好想见见他。”
“可惜啦可惜。”白晃晃脑袋,“我们可以去纪念他,这样,神也会原谅红啦。”

“真的吗?”

“嗯,嗯。”

“那,白,告诉我吧,七夜堇的故事。纪念的话,了解是前提,对吧?”

“七夜堇啊——”白戳着下巴,“是一种很神奇的花,它的花蕾期有三年,最后只开七天,但是大多数他们,熬不到开花。”

“那么娇贵?”

“不,不是,他只需要一点养分就能成活,只要种下他的人记得他,记得在牡丹、郁金香、金盏花花丛里为它辟出一块土地,记得每晚梦到他。”

“白撒谎,这明明——”

“嘘——别打断我嘛。”

“对不起,白,那他的七天花期?”

“他的第一夜,必是无月无星之夜,只有流水会冲他点头微笑,但就是第一夜,七夜堇是最美的。”

“他的第二夜,是星光璀璨之夜,夜色渐深,月辉与星光渐浓,萤火虫聚了过来,山风哼唱着歌谣。她们一起为他吟唱赞美诗 。”

红这一次很有耐心,等待着白的后续,可白迟迟不开口,她实在忍不住了:“然后呢?第三夜怎么了?”

“白也不知道,”白说,“就在不久前,他死掉了,我没办法再进行观测。”
“怎么会这样……”红很失落。

“不知道,白说了不知道,”白摇摇头,“白只知道,在第三夜,在凋落前,他把花蜜酿成水,用彩衣换葬服,摘掉花蕊,堵上了耳朵。”

“然后,大家都散了,只有微弱的山风,怀着热忱的爱,抱着渺茫的希望歌唱。”

“然后,七夜堇就死了——唔,也许没死哦,毕竟他得到了那么多那么多破碎的心。而且,说不定他也不知道自己死了,毕竟他聋了嘛,听不到这个消息。”

“你听,”白站起来,“风又在吟咏镇魂歌啦。”

“他本该盛开七夜,绚烂十个年头。”红说,“真可怜。”

“嗯,真可怜。”

评论

© 逢十进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