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吹,混乱善良,杂食,慎fo。称呼为带“川”的都可以。

短打/安艾.

是真的短。形式是安迷修自白,是把刀,我流电波,但应该没啥问题,反正没剧情。

 

---------------------------

 

有的时候,我会这样问自己:

一直一直,将女孩子保护在身后就是正确的做法吗?

当危机将临,漫天铺洒的净是血液凝成的花,铺天盖地的死亡之网,仅靠我一人,便足以做到吗?

艾比小姐,我想,现在,我已经有了答案。

的确是太过自负了。

从始至终都是我的偏见,如果,我没有一厢情愿地认定那所谓的道便是单纯地扫清威胁,那么,我很早就该明白,你有付出生命的觉悟。

你也是一名战士。

“活下去,安迷修,你说过你是最后的骑士,正义仅存的火种,你绝对不能让它熄灭;活下去,安迷修,这不是你个人的事,肩负的责任注定你与寰宇共休戚荣辱;活下去,安迷修,带着我的未来……夺得凹凸大赛的桂冠!”

满天星开了,在万籁俱寂的夜,于元力种回收的金色光芒中,天空高远地令人恍惚。雨,不期而至,在呈圆锥状的空间里,争先恐后地扑向荒芜残败的废墟,尘埃的浑浊气息不可抑制地灌进胸腔,连带着浓重的、叫人恓惶恐惧的,血的腥味。

这是我一直保护的女孩,但最后,我被她以生命的代价救赎。

我不记得,我是否有过撕心裂肺的哭号,歇斯底里的疯狂,自言自语的谵妄;也许,我猜,那时候的我只是任凭泪水雨水冲刷脸庞,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像是未亡的死者。

“安迷修,听我说啊……正义太虚无缥缈啦……呼……守护他的骑士也是……也是,一样!咳!安迷修,做安迷修好不好?你一直在守护正义……但是,谁来守护你?”

你是不是说过这样的话,是不是?是吧,是吧,我没记错吧?不,不,是这样的吗?原话如此吗?你那时候哭了吗?还是露出了视死如归的笑容呢?你的语气是悲恸怜悯解脱释然无奈恐惧惊慌还是不舍?该死该死该死!一切都模糊不清!

震耳欲聋的雷声炸开,银蛇般的闪电点亮雨流狂落之夜。我从梦中惊醒,抬头看向窗外,一颗冰凉的泪珠滑过面颊,滴落,无声无息。

又将是一个无眠之夜。

 

 

----

END

评论
热度 ( 3 )

© 逢十进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