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吹,混乱善良,杂食,慎fo。称呼为带“川”的都可以。

*短打/ooc有

*佷迷,写不出想要感觉.

*大概cp是安雷吧,大概。因为真的佷迷。

*你→指幼年安迷修

*想了想还是觉得占了tag……致歉。耻。






你是在迷路时遇到的他。他自称为最后的骑士,是个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的奇怪的人。但你和他成为了朋友。






“骑士先生,您想起些什么了吗?”这是你们通常的开场白。


“一些。”


这里是他家的花园。你环视四周,玫瑰遍野,都被料理的很好。

“您为什么要种这么多玫瑰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


“听着,我给你讲个故事。从前有一位贯彻着善良与正义的骑士,他守护着一座城堡,他为它立下赫赫战功,所向披靡。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位海盗,他是他遇到的最强劲敌,初战结束他们未分胜负。骑士第一次有棋逢对手的感觉。他们约定下次再战。他们交换信物。海盗给了骑士玫瑰的种子,骑士给了海盗城堡的钥匙。从那以后骑士就一直守着约定精心照料玫瑰等待海盗的前来。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现在。”










“骑士先生,您想起些什么了吗?”


“一半。”


“骑士先生,我很久很久很久之前就想问了,什么是骑士?”你扬起粉扑扑的小脸。


“嗯……就是决心守护一样东西的人。”


“就这么简单?”


“怎么说呢……是也不是吧。身为骑士,你必须遵守原则不忘初心。愿意为珍视之物殉身殒命的存在吧。”


“骑士的原则是什么?”


“骑士道。”


“骑士道是什么?”


“啧……什么骑士精神,八荣八耻……啊,不对,八荣耀之类的,谦虚、诚信……啊记不清了。”


“骑士先生也忘了吗?”


“我说过吧?我失忆了。不过,总有一天会想起来的。”


“到时候可以和我讲讲您的故事吗?会很精彩吧?”


“哈,那当然,我可是最伟大的骑士。”


“先生,我也可以像你一样吗?”


“什么?”


“成为一名骑士。”












“骑士先生,您想起些什么了吗?”


“大部分。”


“能为我继续讲讲那个故事吗——关于海盗和骑士。”


他注视着你的眼睛。你注意到那是紫色。


“好吧。听着,这个故事虽然同样关于骑士和海盗,但和之前不一样,可别弄混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骑士遇到一位海盗,很快,他们就结仇了,讥讽打架是常有的事,三天两头的总要闹出些动静。然而,即便是这样,他们最终还是相爱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是不是?看,你也点头了。秘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海盗能看出来骑士被道压抑下的自由,骑士能看出海盗随性下的责任感。只有海盗能解放骑士,也只有骑士能束缚海盗。他们就是这样的关系,一直维持。”











“骑士先生,您想起些什么了吗?”


“还差一点。”


“骑士先生,海盗和骑士的故事还有后续吗。”


骑士先生开了一罐冰啤酒,一仰而尽。瓦罐外水汽凝结滴落,和他的汗一起。


“我明天就走。”

他顿了顿,

“名字是一个咒语。”

“今天我想说的就这么多。”












“来送我的话,哭就免了,烦。”


“听着,临走前我再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不好?”


你点了点头。


“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骑士和海盗的故事吗?那不是真事,是我编出来的,还有那什么最伟大或最后的骑士,也是假的,你说,这是不是世上最好笑的事?好,现在,转身,回家。再也不用想着成为骑士的事,明白吗?”












你再没有见过他。


一天后,你将他彻底忘记。


这不怪你,毕竟他不属于这里。














“嗯,我想着你也该来了,裁判长。”


“不,的确忘记过,不过,现在想起来了。”


“先声明,我无意逃跑,只是时空乱流的被害者。”








“啊……还有,安迷修那家伙,是不是已经被你们回收了。”


“哈,果然,我早就知道他会落得这个下场。毕竟是个骑士道白痴。”




即使获救者是我也不会收回这样的言论。
















——————

题外话。这个我开始搞挺认真,具体设定都堆着,情节也都大致铺好了。但是,怎么写怎么感觉不对,重写了三四次后觉得应该是眼高手低的毛病……就先这样吧。

评论 ( 12 )
热度 ( 40 )

© 逢十进二 | Powered by LOFTER